特权解谜:三次列入追逃对象的他仍当上省政协委员!




三次被追逃仍当上省政协委员,谁给了黄春发“特权”

黄春发出席活动的照片。 图源:厦门合一集团官网

2019年6月,身为河南省孟津县政协常委的黄春发,已处于“失联”状态。此时的他,因涉嫌合同诈骗,早已被江西上饶警方列为上网追逃对象,而这是16年来,黄春发第三次被追逃。

即便是被网上追逃,黄春发仍戴着“孟津县政协常委”的帽子。孟津县一位官员向新京报记者证实,县政协常委人选需由县委决定,目前尚未接到县委取消黄春发政协常委资格的通知。

一位商人经历三次网上追逃、入狱三年,依然成功担任省政协委员、县政协常委,跃升为当地的政商名流,真可谓“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

只是,这样的经历有多“励志”,就有多荒唐。梳理其个人经历,有几条时间线是比较清晰的:

2003年江西上饶原市委书记余小平自杀,黄春发被当地纪委通报称为“重要涉案人”,并于2005年在河南落网,后被判刑三年;

2013年,即出狱五年后,黄当选政协第十一届河南省委员会委员;

2015年5月,黄因涉嫌行贿,被河南省汝阳县人民检察院上网追逃后投案自首,但在被调查一个月时间后恢复自由,此后黄未再担任河南省政协委员。

最后是2018年11月,因在河南省孟津县土地开发中被原合作伙伴报案称涉嫌合同诈骗,黄第三次被追逃。目前,黄去向暂时成谜。

出狱后换个地方东山再起,从一名陷入地方政商关系网的“涉案人物”一举成为省政协委员,这情节实在令人称奇。按照《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第三十七条规定,“被判刑以及涉嫌违纪违法正在接受调查处理的”,不得提名或继续提名为委员人选。究竟是当地政协在提名委员审核时不到位,还是黄的能量大到可以绕过程序?

而2015年因涉嫌行贿被调查又为何在短短一个月就恢复自由,并且不妨碍其公司继续拿地、获取巨额土地出让金返还款?

这些疑问,有待官方彻查后给出答案。毕竟,一名纵横多地、政商两道“通吃”、且有“前科”的商界人物,能够在一路追逃中依然风光不减,公众很容易联想到,其背后是否有非正当的权力加持。

报道所披露的多位接近黄春发的人士的说法,也在应和着社会的疑问。

比如,有知情人士称,黄春发擅长“有针对性地结交官员”,将政商资源娴熟运用于自己的事业发展,并且其政商交际颇具“围猎”性质,从余案到后来的行贿案,都一再被证明;再比如,有说法称,上饶警方在办理黄涉嫌的合同诈骗案过程中遭遇“不明原因”的阻力。而目前孟津有关方面也对黄一事讳莫如深。

就种种迹象来看,黄此次涉案,牵连出更复杂的背景,乃至“拔出萝卜带出泥”,或将是大概率。

江西省公安厅已在今年初的回函中透露,公安部经侦局先后两次来文对黄春发案进行执法监督,江西省公安厅亦多次对该案进行督导,目前“部、省两级公安机关相关督办工作正在进行中”。

一起“普通”的合同诈骗案惊动部、省两级公安,说明这次调查所涉及的内幕或许不止于经济纠纷。黄多年来不同寻常的人生轨迹,以及所关联的背景之谜,乃至16年前余案所延续的疑问,或借此有一个全景式的大白。

不管怎样,既然有违规操作之嫌,就该有人负责。案底加身却不妨碍官运亨通、问题缠绕却依旧能够步步“封神”,这样的案例更催人深思:到底有多少不该逾越的底线悄然失守,有多少政商关系发生了变异?公众期待通过黄春发的故事解谜挖出更深的病灶。

关于911鬼马密室小编

为旅游景区提供最具互动娱乐元素的现实版智趣通关游戏活动策划及道具设计制作!
此条目发表在密室逃脱游戏, 悬疑推理故事分类目录,贴了, , , ,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