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闺蜜遇害凶手成谜,她留下的4年前日记里却显现重要线索




小说:闺蜜遇害凶手成谜,她留下的4年前日记里却显现重要线索

吴警官走后,我刚想起身,就听到武音澈喊了一声我的名字,不知怎的,脚就迈不出去了,站在原地,等他开口。

“婷卉,你还好吗?”

“本来没什么不好,现在却有点不好了。”我强压着喉咙里哽咽的声音说道。

“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出真凶,证明你的清白。”他以为我是指被当作嫌疑人的事,信誓旦旦说着,我感到一丝的欣慰,又感到一丝薄凉。

“她这样不明不白死去,当然要找出凶手……”我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着,转身看了他一眼,迎着我的目光,他微低下头去沉默了。

“除了地上她写下的一点一横,你们还找到其他的证据了吗?”我问道。

“没有,前一天晚上没有打扫,所以现场脚印特别乱,她的身上也没有找到什么可用的信息,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那条丝巾,还有那未写完的字。”

我叹一口气,点了点头,看着他的眼睛,心里的话脱口而出:“你还好吗?”

他摇摇头:“虽然曾经那样恨她厌恶她,看到她死去,还是心里很沉重,这么说也许你会不高兴,但是得知消息的那一刻,我也犹豫自己当初是不是爱过她。所以我来警局实习才三天,听说她出事,而且你也牵涉其中,就求了队长让我跟来了。”

我点点头,心底觉得敞亮了许多,他若说丝毫没有难过,从来不曾爱过她,未免太过无情,更让我心中鄙夷,他这样说至少说明他眼里的深情不是虚伪的。

“我不跟你说了,我得回去收拾点东西去上课了,我的手机号码没变,你能打通了。”

回到宿舍,看到一对中年夫妇正坐在我的床上掩面哭泣,我认出那是潘清美的父母,孟颖和苏小祁在旁边也跟着哭成泪人,我的眼泪也随即夺眶而出。

“叔叔,阿姨,你们要想开一点。”我拍了拍潘叔叔的肩膀,看到他两鬓的白发,眼泪更加汹涌。

“是婷卉啊,谢谢你,好久没见到你了,没想到……”潘叔叔没有说完,又恸哭起来,旁边的潘妈妈也跟着哭得喘不过气,险些晕倒。

“我后悔啊,我后悔啊,这么多年,就跟着你东奔西跑地挣钱,我哪一天真管过我家美美啊,总以为有了钱就能给她最好的了,我后悔啊,我什么也没能给她啊,我的美美啊,你死得好惨啊,妈妈对不起你啊……”潘妈妈哭着扑倒在我的床上,眼睛半睁半闭,似乎意识已经模糊,最后的呼唤也仿佛失声了,可惜,即便哭得肝肠寸断声嘶力竭,他们也再见不到自己唯一的女儿了。

如今我是他们最熟悉的人,是他们心中女儿最好的朋友,可是我除了安慰什么也给不了,我不敢想象他们今后的生活是怎样的,还有没有每天在外打拼的动力,回到家中看到彼此脸上女儿的些许痕迹,会有什么样的心情?他们拿什么慰藉后半生的孤零?

越想越觉得悲苦,我擦干眼泪,拿出水壶,给每人倒了一杯水。知道他们是来收拾女儿的遗物的,便打开潘清美的储物柜,帮忙整理。

她每天都用的化妆品、她最喜欢的裙子、她从小带到大的项链……我一件件归置着,胸口也跟着一寸一寸沉下去,不知道她的父母拿起这些物品又是怎样的痛不欲生。

我又爬上潘清美的床铺,帮她把被子和床褥都叠整齐,卷在床尾,揭开床垫,下面竟然藏着一本日记,看纸张应该有些年头了。

我把日记本递给潘妈妈,希望能给她些许慰藉。

她接过本子,另一只手颤抖着抚摸着封面上潘清美的名字,紧闭起眼睛无声哭起来,把本子又推回到我身前。

“这本子还是当年你送给她的,我不敢看,婷卉你收着吧,阿姨不敢看,以后想看了,我再找你要……”她把头靠在我的身上,胸腔的起伏我能清晰地感受到。

送走潘清美的父母,那本日记一直在我手里没有打开,我们三个人坐在床边看着空荡荡的潘清美的床位沉默了很久,直到康菲菲推门进来。

“你们怎么都没上课去啊?”她诧异看着红肿着眼睛的我们,又看了看搬空的床,恍然说道:“潘清美父母来啦?怪不得,哎,倒霉的老两口,摊上这样的女儿……”

“你说什么呢,人家遇到这样的惨事,你怎么一点同情心也没有,还说这种话。”苏小祈一改往日温顺,大概也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别人家人家的,装什么纯,我跟你们说,这都是命,是人生的劫,过不去就是过不去,同情?人都死了,同情还有什么用。”康菲菲从来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说出这样的话我们都不吃惊。只是苏小祈突然被噎了这么一句,气得走出了宿舍,孟颖也拿着洗脸的物品跟出门去。

我低头打开了潘清美的日记,直接翻到最后面,发现日记竟然结束在四年前的夏天,她发现我和武音澈的秘密之前,后面就再也没有内容了。

我往前翻,才发现原来日记里讲述的都是她和武音澈之间的琐事,有文字有简单的图画,还有两人的大头贴,字里行间都充满了爱意和甜蜜,但到后来字数越来越少,内容也越来越简单,然后就归于空白了。

我心里一阵内疚,我深知潘清美对武音澈的爱远远大于我,她是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地去爱他,不怕覆灭,不怕损身,只求轰轰烈烈,不负此生,只可惜……

“文婷卉,警察又找你了吗?”康菲菲突然问道。

“嗯,也找你了吗?”我边说,边把日记本放回了枕头下面。

“对啊,问了问我们俩那点破事,还有绿丝巾的事。”

我点点头,说道:“我也差不多,你说这事会跟张雅琪有关吗?当时确实没有翻出绿丝巾吧?”

“没有,我在场,都脱得光溜溜的了,根本没找到,就是潘清美无理取闹。”她抿抿嘴,继续说道:“而且,她的姓名里也没有一点一横啊!”

她最后一句话没说完,孟颖就推门进来了,我赶紧轻咳两声,示意她别再说下去。

因为我们都知道孟颖有个很大的缺点,就是特别爱传播是非,而且听风就是雨,闹出许多的笑话和是非。

说起来,当年也是孟颖察觉到了我和武音澈的关系非常,跟潘清美嚼了舌根,才引发了后面的故事。我没有怪她,反而是潘清美对她怀恨在心,似乎是她导致了一切的发生,其实她不过是那根倒霉的导火线而已。但是潘清美后来确实小小地报复过她,趁着她晚上上厕所时,把门从外面锁了起来,幸好苏小祈被叫门声吵醒才把她解救出来,回来时整张脸都吓成青白色的了。

我们知道她这个毛病,有什么事都尽量瞒着她,偏偏她还爱打破沙锅问到底。

“你们说什么呢?什么一点一横?”

“没什么,说什么字带一点一横呢。”我赶紧搪塞过去。

“那不多了去了,说这个干嘛啊?是不是跟潘清美有关啊?”她睁大着眼睛望着我俩,像是发现了新星系一般。

我摇摇头连说“不是”,但她已经嗅到了八卦的气味,怎么肯罢休。

康菲菲拗不过她的纠缠,不耐烦地说道:“是是是,潘清美死之前划拉了一点一横在地上,问什么问,你也说不出凶手是谁来。”

“死前还能写字啊……一点一横……”她嘟囔着不知在想什么。

“孟颖,你可千万别往外乱说,警察都没跟任何人说的。”我郑重地嘱咐着孟颖。

“嗯嗯,放心,我有分寸的,这种事不敢乱说,要坐局子的。”

看她的神情,似乎与往日不同,我才稍放下心来,准备去上课了。

下午的中国舞的课程过后,就是休息时间了,可是我们三个主演还得继续训练,给我们指导的是进行编舞的老舞蹈教师孟老师,她没有路老师那样严厉,但是对动作要求格外严格。

我还好,毕竟已经练了一个来月了,只有几个动作还比较僵硬,总是做不出白玫瑰的柔美,总体上没有太多有难度。可是康菲菲却吃了不少苦头,红玫瑰的舞结合了芭蕾舞和中国传统舞步,难度很大,而且有一点不到位的地方,都差强人意。康菲菲连几个转圈的动作都作不好,引来孟老师连连摇头,自己也变得不耐烦起来。

训练结束后,我们一前一后去食堂,我在后面看她脚步很快,背影似乎都透着气急败坏。本想安慰她几句,心想她这种脾气,未必就会领会我的好意,说不定以为我在故意气她,便自顾自在后面慢慢走着。

因为要保持体重,一般情况下我们都不吃晚饭,但今天下午的训练量较大,我俩都点了一份清淡的素菜来垫垫肚子。

“文婷卉,我一定会跳好的,你不用偷着笑我。”康菲菲没头没脑地突然说道,口气里还带着火药味。

“我没笑你,你刚开始练,肯定要有个过程。”我装作毫不在意地说道。

“说实话,现在这种时候,谁还有心情练舞啊,潘清美练得是好,不也是落得这么个下场。”

“你啊,嘴上还是积点德,多吃点菜吧。”听到她说出这样的话,我感到一阵嫌恶。

康菲菲低垂下眼帘,不再说话,低头吃了几口西兰花。

回到宿舍,发现盥洗室的警戒线已经被撤了,据说警察刚刚又来做了一次搜证。保洁阿姨一脸嫌弃地拿着拖把从厕所走出了,嘴里嘟囔着吓死了,脏死了,门板上都是脚印,说再也不能晚上打扫了。我想就算撤了警戒线,大家估计也不敢用这里的厕所了,保洁阿姨倒是多虑了。

晚上宿舍里人都出去了,我便一个人坐在床上看书,手机突然响了,还是个陌生号码,我犹豫了一下接了起来。

“你好,哪位?”

“婷卉,是我,音澈。”听到他的声音,似乎有奇怪的一股热流从耳朵里传进身体里。

“嗯,案子怎么样了?今天她父母都来了,特别痛苦……”

“我也见到了……觉得特别愧疚……今天我们又开了一次会,还是断定凶手就在寝室楼内,而且是了解潘清美起居习惯的人,因为问了几个女生,都证实那天晚上厕所的隔间是开着的,排除了凶手藏在里面作案的可能。”

“嗯。了解她的起居习惯,那我们宿舍的嫌疑还是最大的,不过我们附近这几个宿舍都是同班,也都了解,如果一直听着声音等着机会下手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我小声说着。

“我们也想到了,所以还是不能确定。不过今天从潘清美父母那里得到的遗物当中,发现了一封求爱的情书,是个叫佳楠的人,你认识吗?”

“王佳楠?认识,是小我们一级的女生,住在202,她给潘清美写情书?”我有些不敢相信,突然想起去年一件小事,继续说道:“对了,去年确实听我们宿舍孟颖说过,有个小我们一级的女生是同性恋,可能就是她,她也有嫌疑吗?”

“不能排除,毕竟这封信也才写了几个月。”

听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了日记的事,便说道:“今天,我还找到一本潘清美的日记,她的父母不敢看,让我暂时保管,我看了看,都是四年前你们俩的事,明天你拿去看看吧。”

说着说着,声音不知不觉变得沉重起来,武音澈也有些无措,简单说了两句便挂断了。

我又拿出日记来看了看,越看心里越乱,也没有什么跟案子有关系的线索。突然一只手把日记抽走了,我心里一惊,抬头一看,是康菲菲。

“潘清美的日记?”她大吃一惊,赶紧翻到最后查看,“有没有关于案子的事?”

“有的话不早给警察了,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快还给我!”

“人都死了,看看怎么了。”她真的低头一页一页读了起来,我伸手去抢,可她的手攥得紧紧的,抽都抽不出来。

“你别动!”她突然叫了一声,用手指一行一行地比划,我也跟着凑了过去,却没看出猫腻。

“怎么了?有什么啊?”

“你看她写的这个‘武’字,是不是跟我们写的不一样?”她指着其中一个“武”字给我看。我接过本子,看了看,才恍然大悟她说的意思。潘清美写的每一个“武”字都不是一个短横一个长横,而是把短横写成一个大点,而且几乎所有的这个字都是这样写的,我俩面面相觑,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那个姓武的吗?应该不是他干的吧。”康菲菲讪笑着说道。

“当然不会了,也没有动机啊,也不可能做得到啊!”虽然明知她是开玩笑,却还是忍不住为他开脱。

“哎,这个潘清美还真是深情啊,看那日记肉麻的,比琼瑶阿姨都厉害,我看八成啊她是殉情的。”康菲菲不知是戏谑还是为找到这么重要的线索兴奋的,脸上一扫刚才训练时的阴霾,这两天难得看她露出点笑容。

我却心里更加沉重,这样一来一个重要的证据就等于废掉了,难不成真的是自杀吗?看来要赶紧把日记本交给警方了。

关于911鬼马密室小编

为旅游景区提供最具互动娱乐元素的现实版智趣通关游戏活动策划及道具设计制作!
此条目发表在悬疑推理故事分类目录,贴了, , ,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